专访喜团网创始人胡华清:团购下沉,“互联网+实体”振兴县域经济

2021-06-23 11:12

随着电商在国内的深入发展,各种商业模式和商品类型不断细化,衍生出五花八门的“互联网+实体”消费方式和电商平台。但若要说到热门,近两年来最具吸引力和争议的莫过于社区团购。

简单来说,社区团购模式就是采用小区团长+到店自提的模式,将社区O2O和社交电商相融合。一般来说,进军社区团购的互联网大厂们都选取了对互联网消费行为相对习惯的一线城市作为起步,在商品上主打蔬菜瓜果等生鲜品类。但是具备成熟基础设施的一线城市通常在小区一公里内就有各类连锁超市、便利店提供商品服务,同时隔日达一类的生鲜电商也比社区团购更早进入社区。整体而言,社区团购想要进攻的市场已经呈现极度饱和的状态,在成熟的零售业面前并无明显优势。

这样的局面之下,社区团购迟迟没有出现具备代表性的领军企业。部分业内人士还提出,社区团购选择一线城市作为切入口本就是错误的选择。在他们看来,一线城市的居民由于生活节奏快压力大,在生鲜蔬菜的选择上更倾向于半成品而非新鲜的商品,而三四线城市的消费结构则决定了生鲜产品占据了大部分的家庭支出。此外,县级城市拥有相比大城市更紧密的邻里关系,更明显的价格敏感度,社区团购“物美价廉”的团购卖点恰好契合这类用户的消费习惯,起步难度低。第三点,俗话说,出了县城就是村。农村地区作为生鲜产品主产地,可以说县城市场拥有绝佳的供应链优势:更少的中间环节、更低的成本、更优质的产品。

相对于大城市的拥挤,县级市场仍然处于空窗期,几乎不存在恶性竞争,平台可以通过着力提升生鲜品质和丰富选品,维持用户的高粘性。我国拥有数千个县城及地市,在城镇居民比例中占据绝对优势,而县市拥有大量的居民区,得益于社区团购低投入的特性,可快速得到推广复制。

随着社区团购在一线城市的节节败退,有人已经将目光放置在二三线城市以至县级城市上,喜团网就是其中的一大代表。

作为团购行业的先驱,经历过“百团大战”的喜团网有着相当丰富的团购经验。从团购平台中的一个版块发展到独立运营,喜团网拥有一支经验丰富的专业团队。从2019年开始,他们就开始切入县域经济,结合国家政策,以先进科技助力县域综合电商平台的发展,为县域地区的实体企业进行技术赋能,扩大电子商务可以服务的范围,将传统行业搬上互联网,为消费者提供更便捷、更时尚、更精准、更放心,同时也更加贴近本地生活的推广购物渠道。

“我们希望通过构建‘互联网+实体产业’生态体系助力乡村振兴发展,提升县域经济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场景化,全面建立新时代智慧城市。”喜团网创始人胡华清谈到。在运营和技术层面上,喜团网选择以帮助客户拓展更多“销售渠道和提高运营效率”为主线、以SaaS云平台为主要服务模式,尽可能拓展电子商务的服务能力和范围,借助数字化力量来满足县域城市的生活需求升级,加快城市数字化进程。

在胡华清看来,当前社区团购在一线城市的失败,归根究底在于两个原因:没有触达用户痛点;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节奏。一线城市的数字化已经趋于饱和,而县域城市的消费升级正在起步阶段,主攻前者就是本末倒置。从政策上考虑,在县域城市开展电商运营,对国家正在倡导的地区经济振兴有着直接现实意义。喜团网利用先进科技作为县域综合电商平台的发展基础,而互联网技术的下沉直接复制了一线城市前期的电商经验,在提升县域经济数字化发展上有着可预见的有效性和可操作性。

截至目前,喜团网的员工已发展至百余人,在北京、杭州、郑州、信阳等全国各大城市设有办事处,并且已经先后打造了“喜团外卖”“喜团跑腿”“喜团云仓”“喜团新零售”等多个品牌,同时还建立了城市合伙人商业合作模式,可直接将成熟的喜团网品牌技术运营复制到其他县域城市,帮助加快地区数字化进程。

十几年的发展,喜团网每一个脚步都坚定而踏实。“我们以后也会继续与更多行业专家、学者、教授以及研究者一起探索县域电商的未来,期望能为推动县域经济发展、助力乡村振兴的电商企业保驾护航。”

记者:您是因为什么契机开始创办喜团网?

胡华清:2005年我开始自己做论坛,互联网在这个阶段主要还停留在WEB端。从2008年正式创业到现在,我一直在从事着互联网端的相关工作。所以在团购兴起的时候,凭借丰富的互联网经验,我决定在团购大战时期开启喜团团购相关业务。

记者:喜团的业务板块有哪些?这些业务的确立,是基于哪些考量因素?

胡华清:喜团早期业务版块专注团购业务。2012年百团大战后期,因为各种原因,喜团将团购方向转向全球旅拍等婚嫁行业全品类团购产品。2018年喜团增加了社区团购业务,专注县域经济的领域,深耕线下市场。这个时期喜团结合了国家政策,以先进科技助力县域综合电商平台的发展,帮助部分县域经济在扶贫工作上贡献一份力量。我国倡导的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中国梦讲求国运昌隆、文化复兴、乡村振兴,我们认为电商未来的机会会存在于美丽乡村。

记者:为什么社区团购发展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企业说自己真正做到了成功?社区团购的难点在哪里?你们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胡华清:互联网技术越往上层越容易推广和应用,越往下沉市场越难,不仅仅是技术变革带来消费者生活方式的改变,主要还是互联网在底层应用和消费者习惯的培养,其核心点不是技术和平台本身,而是这些消费者的关联性,这需要时间成本以及教育成本。现在很多创业者跟风扎堆进入这个行业,还采取十年前那种烧钱模式,低价锁客模式,注定是钱尽业亡,此路行不通。很多创业者也换了牌面,用社交电商、社区电商等挤入这个行业想分一杯羹,但往往都很艰难。

社区团购的难点在于你从事这个行业的出发点是为了什么。我相信有的创业者觉得这是时下的风口,还在用讲故事的方式融资或者说圈钱,有的创业者觉得社区团购这个行业前景巨大痴迷投身其中,也有的创业者是从微商转型,前期积累了大量客户和微商头头转型而来,但这都没有解决社区团购的根本性问题。

社区团购的根本路径是你能为社会的底层支柱、国之基石——我们的百姓,带来什么益处。我看到的社区团购正在做的事情恰好相反,他们采取的烧钱方式在剥夺老百姓最后的生存基础,是和卖菜的抢生意。我们喜团从2019年开始做的事情,就是助力乡村经济。比如说疫情期间,我们为县域百姓解决了线上流量和线上销售难题。

在这两年的深刻发展中,我们始终牢记两句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谁把人民的饭碗装在心中,人民就把谁捧在手心。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行业领先的本地生活电商系统,扩大电子商务可以服务的范围,将传统行业搬上互联网,为乡村农业经济开辟新的推广渠道,为消费者提供更便捷、更时尚、更精准、更放心,也是更加贴近于本地生活的购物渠道,构建县域经济“互联网+实体产业”生态体系。

记者:团购行业里不同公司之间的核心竞争点是什么?喜团的优势在哪里?

胡华清:不同公司的核心竞争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模式:商品模式,商业模式和资本模式。这三者是从不同角度,不同时具有的资源出发的三个点。喜团的优势是专注县域经济,协同政府助力乡村振兴,紧跟国家政策,听党话,跟党走,做最基础的工作,为乡村振兴添砖加瓦。

记者:您觉得这些在持续竞争之后还能走到最后的企业,需要具备什么素质和条件?

胡华清:一是创业者的内心强大的愿景和使命感。二是创业项目必然是服务大众,特别是社会最基层的消费者。他们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但通常被时代忽视,能利用的资源也有限。我想,这也是拼多多成功的关键因素之所在。

记者:喜团网对自己的定位和发展愿景是什么?

胡华清:喜团网的战略定位是构建“互联网+实体产业”生态体系,助力乡村振兴发展,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具美誉度和信誉度的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也是老百姓能自主运用的平台,用得起的平台。